新闻详情
news details

种竹在院,植篱于心!

一方院子,安放一种日子

植竹在院,可为日子平添几分意趣

或疏疏落落几竿,或郁郁葱葱一片

风来有声,月来有影

在幽幽青竹下,听风弄影,虚度光影

暂抛凡俗喧嚣,做一个无拘隐士

品竹之幽韵,独享生命清欢


宁可食无肉,

不行居无竹。

无肉令人瘦,

无竹令人俗。

人瘦尚可肥,

士俗不行医。

傍人笑此言,似高还似痴。

若对此君仍大嚼,世间那有扬州鹤?


有一年,书圣之子王徽之寄住一空宅,令人种竹,人问其故,答曰:“何可一日无此君。”七百年后,同样为人高洁、生性喜竹的苏轼,以此为典,写出了这首流传千古的诗。食无甘味,不过人瘦而已,若无竹之时令,无尚雅之好,就会汲汲于功利,俗态傲骨毕现,俗不行医。


以竹入诗画、以竹造幽境、以竹喻性格。

从古至今,竹在中国文化里,有着不言而喻的位置。


在王维的屋舍旁,竹是“独坐幽篁里,弹琴复长啸”的典雅;

在苏东坡的人生道路上,竹是“竹杖芒鞋轻胜马,一蓑烟雨任平生”的洒脱;

在郑板桥的诗画里,竹是“千磨万击还坚劲,任尔东西南北风”的精力……


竹,就像一位仙风道骨绿衣袍的精力领袖,引领着中国一代又一代的文人,它用自己消瘦的筋骨,点亮了千百年的韶光,在无数诗行书画中熠熠生辉。


与其说种竹在院

毋宁说是植篱于心

在冗杂世界里

为自己隔出一方洁净六合

以竹为友

自洁性格不苟流俗

在岁月一隅

据守内心清浅的宁静

心中的景色

才是人生不变的夸姣